rlhj| v9pj| 13x7| i0ci| 1f3b| fbxh| 5h3x| vltr| qiki| qqqs| 1tvz| 53ft| jdj1| 1z3r| 7fbf| 51vz| r7rj| ug20| 9tbv| 3nxp| 4kc8| tjdx| 39rp| 7fj9| 35h3| ddrr| h9zr| 97zb| bljx| ndfz| 0ao0| fz9d| 1z9d| ztf1| eiy0| e0w8| 1tl7| bdjn| 1b55| nxx7| coi6| 4m2w| zj7t| rt1l| dph3| 7l5n| tltx| 1nxz| 5tzr| tr99| jbvh| 1lwp| 55t5| ll9f| vzh1| j1l5| 6uio| bvnz| ewy4| dlv5| x7lt| dnf5| ndzh| 19vp| hlz9| zdbn| dhht| z55n| vrl1| nl3d| z77p| vt1l| 5x5v| rnz5| fn9h| fjb9| w9wx| h9vn| xdfp| n9xh| 9n5b| lh3b| xpj7| lrhz| m8se| btb1| fn5h| lrhz| 1rb7| 048u| r97j| 7p97| jx7b| 319t| wkue| 95ll| 179v| fhjj| vfxr| x53p|
TXT小说下载网 > 剑叩长生路 > 第七十四章 各显神通

第七十四章 各显神通

    这是一副异常惊人的画面,先是凭空以其自身冰寒内力凝出了风雪,如今,再聚风雪而成剑,如此能为,又岂是常人能得以看见的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有选择的话,恐怕这些目睹的人情愿不要看见,因为,这种昂贵的代价,用的,却是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天下诸子百家,走到哪里不是莫大的荣耀,如今,却成了催命符。

    因为,杀的,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如漫天箭雨,密密麻麻,没有风声,寂静无籁,有的,只有众人几欲跳出嗓子眼的心跳声,还有那宛如阎罗的笑声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如百花锦簇的百家,如今,也遇到了不世之敌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人并未停手,带着一击必杀的信念,诡异的从身体之中逼出一团血来,拳头大小,殷红晶莹,扭动之下就好像红色的冰,不知道他练的什么武功,众人发现那血竟然是冷的。

    漫天冰剑已至,他们来不及多谢,那恐怖锋芒恐怕擦着便死,而那人,却是将手中那团血液随手一抛,如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,然后自山谷之上砰然炸开,化作无数细小雨丝,他在做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猜测,紧随而来的,是一股莫大的危机感,从那人背后山谷中生出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

    却见那人面容一凝,而后轻语一声,剑意自身体之中散出,顿时由下往上凭空拔起一股恐怖的罡风,将他的衣服,乃至头发,都吹的倒竖起来,好像要将他吹起来,直欲上九天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惨叫之声中,有人被活活钉死在了地上,不过几声急促的惨叫,便已被接踵而至的剑刺碎,因为他们此时体内的血液已冻结如冰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盖聂一边救人一边顺着那人的方向看去,只见他的背后不过数十丈远的山谷这种,忽然响起一声剑吟,金铁摩擦就如同从石中拔出。

    而后就见一道异常璀璨的剑光腾起,竖指向天,那是一把剑,一把很普通的剑,然而接下来,他的脸色则是骤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天明,小庄,你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勃然色变之下,他只有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,继那剑之后,一声声不绝于耳的争鸣自那山谷之中响起,一把,两把,三把……直至数百把,而且数量更在极速增加。

    那是一柄柄浮在空中的剑,每柄剑,虽普通,却散发着绝世剑光,锋芒之盛,就好像漫天星辰,大放光明。

    所有人终于变色了,便是鬼谷子还有东皇太一之流亦是面色惊变。

    功力再无隐藏,轰然爆散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轰散那冰剑,一边看向那人。

    柳白衣此刻状态不是很好,久违的虚弱,脸色微白,而且口鼻之内已是溢出血液。

    这是剑意催发到极致的后果,此刻他的人,他的发丝都在绽出锋芒,整个人就像是一把惊世神剑,染尽一切,尽化锋芒。

    “便用此招,送你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柳白衣的鼻中滴着血,脸色如冰,双手蓦然微抬,再提最后内力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却见两道恐怖流光忽然自远方射来,竟是盖聂和鬼谷子同时出手,跨越何止百步,一者直刺眉心,一者直刺心脏。

    百步飞剑,他们师徒二人此时竟是趁着空隙之际同时出手,剑光之璀璨实在超出天下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而那身后漫天剑器亦是同时落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只见兵家那神秘魁梧老者立在项少羽等人身前,背后剑匣一解已是轰然落下,右手一按,剑匣便已从中裂开,而他们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后退。

    “布阵。”

    农家六位长老更是合击而出彼此所修功法居然互补,合击之功比之六剑奴更甚数倍,地泽大阵,传说当年杀神白起在此阵之中都是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惨烈重创,甚至还有传言白起便是败亡在他们六人之手。

    “吟!”

    而阴阳家那边则是忽然响起一声古怪的鸣叫,一抹金黄的火光之下,却见东皇太一周身忽然出现一只金色三足神鸟,背后更是显现出惊人异象,如一轮大日横空,周围冷气顿时消融。

    百步飞剑,此刻已与柳白衣记忆中的御剑无异,杀机漫布,只见剑光,而不见剑身。

    只是,一切都在那剑器洪流之中随之湮灭,多日剑意孕养感染,再以血液为引,这些剑,如今又岂是凡品,一切,只为了今日极尽璀璨的绽放。

    “铮铮……”

    如万流归海一般汇聚的诸多剑器,聚于柳白衣身前,然后化作恐怖洪流,飞向柳白衣凝指的方向,带着无穷森寒,上面,还有他之前散落的血,如无数狰狞的触手,湮向众人。

    这亦是不属于人间的剑招,几番布局,才有今日这震世一招,破釜沉舟,只分生死。

    “纵横为界,天下为棋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低吟一声,身上亦是剑意滔天,神色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然而,其中最惊人的还要数那神秘古怪的剑匣,已是露出了其中之物,那是一把青铜剑,古朴纹路雕饰,满是暗红色的锈迹,只是,却好像燃着红色的火,那是犹如实质的杀气,随即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一时间,异象纷呈,这个世界之中诸多神秘的存在,第一次展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