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vj5| xrr9| br9x| 7991| 3z15| nlrh| yoak| vnzv| s88d| 51lb| x733| 51dx| s22c| 55dd| n33j| dvt3| 53fn| tjht| xhj5| 5z3z| tbp9| xnrf| d1t1| n5rj| 9dv3| l11b| d53x| xxpz| 3bld| 1xv7| l9tj| vr71| b191| 9vpf| guq6| trvn| ttz9| j1t1| hpt9| 9d3r| 319t| ttrh| xx5d| bjj1| aqes| r9rx| lt1d| s22c| z5jt| dp3t| v7tb| d9r7| 7pf5| 7lr5| 44k2| 13zh| gm06| 7xrn| 713j| 91dz| jz79| xzx9| p57j| dh3b| b59j| dhr7| pt79| 5f5p| jb5f| lfjb| h5rp| 717x| fd5b| k24s| 9tp7| hn9b| x539| lt1d| 379r| vv1j| jjtn| ljhp| nfn7| 3tz7| lnhr| 1tl7| 5bp9| djd5| f3p7| jzfx| dlr5| 71fx| xpll| frhv| n173| 02i2| ln5d| p9xf| prpv| l37v|
新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女帝的绝世仙师 > 146章 我真TM是个渣男啊!!!(求订阅)
    当世第一武林神话,天极剑圣以一百一十岁的高龄猝然离世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后,震动中原武林!

    在宗务院清薇长老以及圣武院,武圣姜太渊等人的联合施压下,玄月女帝终究还是作出了让步,以长老之礼,在皇家陵寝天宕山,将之风光大葬。

    恢弘壮观的葬礼仪式上,文武百官出席,七名「武爵」来了三位,分别是灵剑山庄韩山风,金昙寺的慧慈方丈,以及青岚剑宗宗主谢无双,也就是谢欢的老爹。

    各大武道世家,即使是跟朝廷不睦的,也都是派了首席弟子,客卿长老赶赴帝都,目送这位天下第一剑客,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场面可以说是人山人海,声势宏大,几乎媲美王侯的葬礼。

    李然站在人群末尾,远远的看着那位光彩照人,高挑出众的天女大人,紧咬着唇,表情冷厉如冰霜,心里想必是不悦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暗查,当年的一些事情,包括时间线,李然总算是捋清楚了。

    事情大致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大玄833年,慕容钰出征冰国前夕,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将清薇长老和天极剑圣,也就是当时的扶苏长老,骗往天山以北的「鸿蒙断界」。

    那里也是八百年前,爆发过妖兽潮的地方,经过开国圣祖,神月女帝的多次镇压,早已经是一片荒域了。

    至于慕容钰用的什么理由,叫这两人去鸿蒙断界做什么,没人知道,恐怕当世之中,只有活着的清薇长老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总之,当清薇长老这两口子回到帝都的时候,天下已变,青绫女帝被烧死,当时的三公主,他李然的超级美腿女神,萧玄月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天下皆知了。

    不过鲜少有人知道的是,青绫女帝死后,她跟她早夭的君侍郎所生的女儿,萧柳烟没有死。

    是的,萧柳烟不可能是慕容钰的女儿,因为她出生时,慕容钰还没来帝都,或者说……可能都还没穿越,指不定在地球上哪个网吧里打着英雄联盟,抠着脚呢。

    反正正当玄月女帝准备处死萧柳烟的时候,一名神秘高手冲入皇宫,将她救下,三十万禁军,竟没将他留下!

    此人正是当时的扶风长老,天极剑圣。

    再后来的事情,根据已知道的情报,完全能推断出来了。

    天极剑圣带着萧柳烟杀出皇宫之后,为躲避玄月女帝的追杀,出了大玄国境,上了青丘山,将萧柳烟交给了青丘狐的族长,也就是给李然那枚凝魄珠的老婆子。

    之后,他独自一人,去他的老朋友,武圣姜太渊那里避了避风头,顺便在路上捡了一个高丽弃婴,也就是后来的高丽公主李秀妍。

    对了,那时候,李秀妍老爹「神目大王」李成桂,正在被国君追杀,还没开始逆袭呢。

    总之剑圣将李秀妍带到圣武院后,又见到了一个资质不错的小伙子,也就是小老弟李焕。

    指点了几年两人剑法后,兴许是老爷子,按耐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,居然作死回了帝都,潜入帝宫,去见了他神颜不改的老婆,清薇长老。

    后面的十多年,天极剑圣就一直藏在他老婆执掌的宗务院里。

    他躲在那里干什么?

    打泡?当然不是,人家剑道宗师,人圣之躯,早就跟他李然一样,脱离了这些低俗趣味。

    李然猜想,他躲在宗务院的原因,其实是因为青绫女帝将玉玺藏在宗务院里,他是去为故人,守住这枚玉玺,直到将它交给萧柳烟。

    从这里看得出来,作为皇室的大长辈,天极剑圣对青绫女帝是非常偏心的,而对玄月女帝却是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此,玄月女帝才对这位扶风长老,如此大的怨气。

    说起这天极剑圣啊。

    李然不由得又想起了他临终的遗言。

    人间浩劫?开国女帝?萧氏传人?

    这他喵的都是些什么鬼,毫无逻辑嘛。

    不过宁可信其有啊。

    毕竟对方将一生剑道修为传给自己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而且,李然始终觉得,慕容钰当年做的一些举动,可能也跟天极剑圣的遗言有关。

    要不然,一个修仙者,躲起来修个几十一百年,出来直接逆天就完事了,需要出来掺合这些人间帝国的战争么?

    反正李然接下来的大计划,也是以萧婉儿的帝女之名,再借由李焕的武督势力,掌控东海州军政大权,继而吞灭东瀛,接管邻近海域的蓬莱仙岛,以修仙者的手段,开发岛上的灵矿异宝,募集军队,成为能与大玄帝国抗衡的大boss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初心,只是为了自保,防止大公主萧灵秋上位之后,如同玄月女帝那样,搞大清算。

    至于,二公主萧晴雪,只需要在北境长城圈内,帮自己拖住萧灵秋就好,跟茫茫大漠外,那位老情人萧柳烟的作用一样,就是牵制,给他时间发育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建立在李然没有找到蛊毒的清除办法,玄月女帝只有五年寿命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只要这位中兴大帝还活着,帝国就不会乱,他李然也懒得铤而走险,搞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谋划了这么多,他心中真正想要的,真的只是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啊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张豪华的宫廷沙发上,绝美丰腴的天女大人翘着美腿,优雅的坐在正中,俨然一家之母,而她的左边,坐着傲娇可爱的小萝莉,右边则是两个风姿各异的御姐,厨房里,一名温柔到极致,百依百顺的天使小美女正穿着女仆装,做着点心……

    而他李然……就算以大家长的身份,仙尊之躯,去端菜倒水,甚至客串一把舔狗,一舔五,那……那tm也忍了啊!

    嗯,这画面倒是挺温馨的,不过是不是少了一个…..还是几个?

    哎,算了算了,知足常乐,人要学会认命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处于yy期间的状态下,现实时间过得比tm冥想还快。

    冗长繁复的葬礼仪式结束,萧婉儿这丫头又进入了新一轮的睡眠。

    李然抬起头,目光不经意的穿过人群,再次落在了,那位天女大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也不知是不是巧合,他那高挑美丽的天女大人,那双高贵清丽的凤眸一转,竟然也刚好看到了他!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穿过周围的朝廷百官,各方贵宾,隔着数百米,遥遥相望,四周仿佛寂静无声,都成了背景板。

    见女神大人看着自己,李然心中一跳,不由得又想起前几天在神女殿内,自己第二次拒绝了她……

    那一次,好像……她还哭了?

    哎,我……我tm真是个渣男啊!

    李修士过分的谴责着自己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全怪他啊!

    要是那天,他得知了萧言霜的真实身世,他绝对不会有一丝犹豫的啊!

    哎,怪只怪自己太过正直了,太有底线,三观太正了,没办法嘛,帝国第一正人君子,岂非浪得虚名?

    事实上,此时此刻,李然依然能感受到她那双凤眸里的失落甚至……幽怨?

    说起来,即使之前为她压制蛊毒,为她幻出那一片花海,她对自己的依然只是好感。

    直到那晚在神女殿外(番外英雄传2),两人忘情相拥,再加上他李然的几次土味情话表白,她才慢慢的对自己产生了爱慕值……

    尼玛,不娶何撩啊!

    李然啊,李然,你真的太像是一个渣男了啊!

    片刻,天女大人似乎回过神来,冷冷的将目光收回,与旁边大病初愈的丞相张宁辅、兵部尚书顾知行等人,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李然心中一叹,这样下去,都不知道自己跟她还能不能有戏啊。

    是的,这几天女帝一次都没有召见过他,整日和丞相张宁辅、兵部、都督府的人,商议接下来的战略谋划。

    完全把他这个御前第一参谋晾在了一边啊!

    当然,李然敢确信,他的玄月女神并不是不相信自己,而是……

    根本就没有想好怎么面对自己。

    说实在,如果让他单独和女帝见面,他现在也没做好准备啊!

    虽说二公主萧言霜确定跟女帝没有关系,但毕竟这么多年的名分母女了,有些东西心里yy一下还行,真要行动的话,他还真的觉得有些下不了手啊。

    正想间,一名容貌白皙艳丽,身材高挑的女子,身穿玄色凤袍,迈着一双大长腿,朝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瞬之间,李然差点认成了玄月女帝,心中怦怦直跳,都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洪荒之力了!

    半晌之后,才发现,幸亏没有冲动啊,这他吗是老祖宗啊。

    “清薇长老好。”李然儒雅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国师不必多礼。”清薇朝他淡淡点头,清冷的脸颊上,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然跟这位传奇长老从没有接触过,每次去宗务院办事也都是跟三代长老以下的族官接触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稍微有些生分尴尬,他正寻思着要不要说几句节哀顺便的话,毕竟天极剑圣已死,她现在也算是未亡の人了吧?

    “你见到扶风长老最后一面时,他可曾对你说过什么?国师?”清薇长老淡淡开口道。